没完,留下的记忆还没完呢

“那天早上你走了以后,我一直为你悬着心,一直觉得你依然在我身边,你知道么?” 暗红的镜框,青绿的门板,电动刀嘶嘶的响,暗黄的灯光,布满痕迹的镜子。他,摸摸两腮,转身,小心翼翼的拿起外套。透着镜子,看的见熟睡的那个,我们看得见,他也看得见……顿了一顿,两秒,一声门响;兜回又转,一别,隔了两人天上人间。 我总有些时候,眼前的事总记不住,反倒是多年前的发生的事倒是总是清晰的出现。就像《蓝宇》,看了很久的片子了,细枝末节的片片段段,还是历历在目,萦萦绕绕在脑海里,逢人遇事,还是会想起…… 向很多人介绍过这部电影,但结果却差强人意,看客看的不是裸露就是新奇,很不希望别人在观看影片时发问“这俩人谁是女的?”“他确实像个女的”之类的言论,无法忽略性别,就看不到的这部电影所要表达的意思,这是对《蓝宇》的一种曲解,是一种对感情的误区。 与《霸王别姬》相比,《蓝宇》多了一份真实,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的形象,也许只存在于艺术层面,毕竟从古至今,只有一个霸王,一个虞姬;只有一个段小楼,只有一个程蝶衣;但是世界上,确确实实存在着无数的陈悍东和蓝宇,他们确实的存在着,他们生活着,活在我们身边。 电影以蓝宇在镜子前刮胡子开始,电影最后又回到那个画面,直到最后掀开白色布料,看清了蓝宇的脸。我这才明白,原来兜兜转转之间,娓娓道来的是一件往事,仅此去怀念那逝去的人和时光。 后来,悍东与蓝宇的再次相遇,蓝宇说“四个月,昨天,正好四个月”,悍东慌慌的答“对,对”,从“你这样子不冷啊?”到给蓝宇系上围脖,蓝宇更体会到悍东的体贴,觉得温暖,这一段的剪辑非常好看,自然细致又不冗长,小小的细节耐人琢磨,两个人从眼神到动作都使人追味,让人想看清俩人每一刻的表情,忍不住猜想这个表情后,又会怎样。 再一处,蓝宇找悍东发现悍东另有“情人”时伤心离去,悍东追在后面,长长的走廊,悍东急急的叫“蓝宇,蓝宇”终于在电梯口,悍东支支吾吾的说“是我不对……”但后面的理由是“忘了今天约好了你,害你白跑了一趟”真是个不如不解释的理由!蓝宇走上电梯,悍东倒是急了,他单手抚门,马上变回一副原来的刁洋儿,什么话也都说了,够伤人的了。电梯门关了,他又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团话。他在这一场景里,说了三段话,第一段算是道歉,有些歉意在里面,所以,他语气不硬,有点卑微的。但是在蓝宇进电梯的时,他的眼神马上就变了,专横,霸道,俨然是从前嚣张的大款陈悍东,他说“我又不是没跟你讲过,玩这个没这么认真的啊 ”他还是那句话,想在一起就高高兴兴的,要不然就算了。蓝宇答“清楚”他马上又说“你清楚?!你清楚个屁啊你!你睁开眼睛看看,你以为刘征还能再给你找到个出手像我这么阔绰的老板,你甭**天真了”然后蓝宇说把钱还给他,他又急了。但是电梯门关了,他只能拍着门撒气,这里出现第三段对话“蓝宇,你跑啊你,你别以为你不那我的钱,我就不玩你,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第二段和第三段,是有些茅盾的,他先是嫌弃贬低蓝宇,这么看不起人家,你别理他啊。但第三段又表达他“跑不了”,自己照样“玩”的意思,最后,连自己不是正人君子都用上了。在我看来,这里已经说明,悍东已经发觉自己对蓝宇有不舍之情了,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被束缚了一样,所以他自己的思维也是混乱的,不知所措的,他在情感上,不希望蓝宇离开他,但是,在理智上,又对自己产生的这种感觉是排斥的。陈悍东,此时,茅盾,复杂。 “有一天那边挂了个彩虹,大的不得了,我赶紧去拿摄影机,可是出来的时候,彩虹已经不见了”就像他们之间的幸福,没法刻录,没法复制,甚至没法留下任何可以证明他们存在过的资料,但是,他们确实地存在过,只能永远存在在自己的记忆里。除了自己谁也看不到,听不懂,摸不着。
“你可能不相信,我是真喜欢你的。”悍东第一次告白就是在他们分手的时候,他没想过挽留,只是想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平平淡淡的讲话,说出心里可能没意识到,但是特别想说出来,觉得说出来肯定没错的话,然后一切就结束了。“你这个人,一向不知道怎么照顾你自己,总是晃来晃去的,发烧得去看,有病得去医院,这是常识……”这一系列的交代,让蓝宇心里仅存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有人奇怪,蓝宇之前还很“通情达理”的接受了,怎么一晚上收拾自己的东西,态度就变的强硬了呢?谁也不知道蓝宇那一夜想了什么,不知道他在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有没有整理自己的记忆。蓝宇的所有感情回忆都与悍东有关,想到以后就要与这个人分别,就像与自己的过去,与自己生命最重要的回忆告别一样,“人死了,什么都完了”“没完,剩下的记忆还没完呢”但是如果连这一段记忆也空白了,那么人也就真完了。所以,他的意识肯定是慌乱的,他越收拾东西,越觉得自己不能离开悍东,所以他说“污言秽语的,女人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话,他的潜意识还是盼望悍东回心转意,给了自己这么一句话的机会。但是,悍东的世界和他不一样,他的世界只有一个人,但是在悍东的世界里,他只是其中的一个人。“我记得你开始跟我讲过,两个人要是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了,也就是时候该散了。所以,老这么想,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少喜欢你一点,免得自己到时候难过……你知道么?我向自己保证过,以后,以后再不为别人伤心了。”蓝宇到底是伤心了,心都给悍东了,哪有心可伤了,这一生,伤这一次就够了。 “还是用那种洗发水啊?” “还是那种洗发水” 蓝宇从没换过牌子,他从没忘记过悍东。他那个“害羞的朋友”怕就是心里藏着难以言说,又没法忘记的人吧。 后来有一处,悍东给把去美国的护照给蓝宇,要按我的第一反应,我会想“完了!这是要甩我啊”但是,蓝宇怎么说的,“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这个小细节很值得品味,这是一种信任,完全的信任,对对方,也是对自己,更是对他们的感情。 雪地唱歌那场就不用说了,蓝宇一张嘴唱起那首歌,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了,白色的雪地映着两个依偎的两个人,悍东确实老了,经历生活和生意上的失败,当年飞扬跋扈的陈悍东也拜倒在岁月的脚下,多了一份宁静,多了一份安逸,这一份安静可能是蓝宇给的,在很多人眼里,他再不是当年陈悍东,但在蓝宇看来,陈悍东,只有一个,从未改变过。无论什么样,他都是陈悍东,都是他想着的人。 “每次经过你出事的地方,我都会停下来。不过,心里倒很平静,因为总觉的你根本就没有走。” 片尾结束想起主题曲,画面就是不断飞快倒退的外景,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只是堆堆建建的,没有轰轰烈烈,依旧平平淡淡…… 关于关导,一直觉得他是最能用电影来表现大上海的一个导演,细致,细腻,小到人物的眼神,都是值得推敲的,其实所有的真实感,都来源于导演对于角色的设身处地的理解,怎样的反映是对的,只有深切的体会了,才知道这感觉对不对。说到关导的电影,不得不提的一个物件就是镜子,从《蓝宇》到《画魂》,从《胭脂扣》到《长恨歌》,镜子总是不断的被采用,“镜子情结”让我对关导的片子情有独钟。 关于演员,曾经我也自找麻烦的在脑海里想“有没有更适合捍东和蓝宇的人呢?这个角色让他演会不会更好呢?”但是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关导选的人是不会错的,有没有更适合的?有!或者没有!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关导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上天没给他们这个缘分,天时不对,地利不和,即使强扭在一起,也不会出现什么经典之作。电影就是这样,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至少,胡军演出了我心中的陈捍东,刘烨还原了我心中的蓝宇,或许演员的最高境界不是演绎,而是让我觉得“胡军就是陈捍东,刘烨就是蓝宇”。 胡军以一票之差于与金马影帝擦肩,这一票亏了“陈捍东”那有情的眼神了…… 那首歌唱完了,《蓝宇》也已散场那么多年,什么都完了 “没完,留下的记忆还没完呢” 写于11年11月11日晚
【最近军烨微博上了热搜,我又想起原来写的这个,翻出来看看】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