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孟韦写给荣石的信(三)

今天是一只撒娇发嗲的小方……另外,想写1937年了,八年抗战要开始了,估计在上海的荣石哥哥更要让小方操心了QAQ

---------------------------------------------------------------------------

荣石哥哥,

       今日陪小妈去城西一处花圃去看花,随车走了半个多钟头的样子才到,谐趣阁确实美,像首诗,也像副画。正逢初春,清风带百草,百草浮千花。除了鸟语,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如我做的一个梦。看到百花中有闪耀着的小丁香,我自然地想到北平家院里的花花朵朵,与这些花简直没有两样。然而,我怎样也无法把过去的记忆和眼下的它们联系起来,总觉得,这些花不该出现在这里,他们应该在家院门口,应该在卧房的窗边,应该落在我的书桌上才对。眼下背景变了,便觉得花色也退了。丁香换了份水土,我看着不顺眼,人换了地方,也是同样的不安心。

        古人说“人生如萍”,本是该在世上乱走的。在我看来,只觉他们说的是屁话,他们定是没受过有家不能回的相思之苦,才道出这一番荒言谬论。

昨日从未谋过面的香港姑妈来家做客,饭后看到她拉着小妈在厨房窃窃,我便知道准是又要给我做媒,打方家小少奶奶的主意。我两眼一翻,一概不见,心想除非哪天有家姓荣的来敲门,我可能会赏他薄面,同他闲聊一二:)

       我在香港的生活是这样,上半天上课,下半天去听教授们老腔老调的讲座,晚上读书。常到周末,心情上才能不由自主地松口气。

       父亲说,眼下世界不安稳,战争随时可能打响,中国也不会是个安稳乐土,尤其是内地,你千万多加小心。关于你我,羞于相问,哥哥念汝奚如吾念哥哥否,念我便速速回信,汝弟盼之。

        春寒料峭,望自珍重!

 

                                                      弟弟  孟韦

                                                        1937年初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