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赋格 4

清和润夏:

4   小赵医生曰:我们院长虽然总是一脸苦大仇深,明显从小缺爱长大缺钙,但是遇事不怂敢于迎难顶上,还是个好院座。


 


这一天天气不错。难得的晴天,感觉空气都是透明的琉璃蓝。凌院长早上开各科室主任副主任的例会,李主任发言。凌院长从来不掩饰李主任是他得意爱徒的事实,并且李主任很可能就是今后的李副院长。韦主任算是个逍遥派,对职务没有很大野心,对工作脚踏实地,偶尔还能很恰当地耍个宝。赵副主任对韦主任印象最好,他认为实际上韦主任做人做得最聪明。


李主任韦主任是凌院长俩嫡系,赵启平给他俩起了个外号叫中央军。中央军·李,中央军·韦。骨科刘主任是老院长的人,业务还行,资历很老。凌院长大刀阔斧裁读文革大学的那些人,据说差点连金副院长都踢了。院座的野心昭然若揭,否则为什么非得从六院挖赵启平过来。赵启平来附院报道的前一天他的身份背景就被扒干净了。


年富力强。背景力量强大。人脉资源丰富。业务技术无可挑剔。长得还行。


非常符合院座的标准。


 


每天早上开完例会,院座领着年轻的主任医师们呼呼啦啦从走廊穿过。白色的医师袍衣角被春风撩得荡漾,大长腿们荡漾着走远了。


 


赵启平一直不发表任何意见。刘主任还防着他,不过他实在懒得应付。他一般情况下的座右铭是:爱咋地咋地。


 


谭宗明看了附院送来的关于眼科中心,杏林分院和生殖中心的企划书。他对杏林分院和眼科中心很感兴趣。前段时间杏林分院在病毒暴发期间作出的应急反应措施展现了医疗事业单位强大的社会责任心,和完美的医疗技术。晟煊之前没有想过要投资医疗,现在看来这种“公私合营”还是大有可为的么。


不过这个凌院长真是个合格的商人。


谭总很欣赏他。


 


附院在传凌院长又勾搭上一个商界大鳄,比小郁的爹凶残多了。自从院座登基,附院的基建职工待遇人身安全保障比其他医院强,因此他老人家还是很得人心的。几个大夫在一边八卦新勾搭上的这个是谁,时不时冒出俩词儿“金融界”“房地产界”,还“动动眉毛”。赵医生心里呵呵两声,路过。


他真的讨厌脊索动物门爬行纲。


 


赵医生走了两步,看见一个人站在走廊的落地窗前,双手插着裤兜,冲他笑。


谭宗明很像小时候听说书时说的英雄。赵启平幼时有一阵特别流行听说书,收音机听不过瘾,还要在电视上看,几乎家家都看。说书人说哪个英雄,眉目端正,鼻梁高挺,目光如炬,宽肩挺拔,虎威凛凛。说的哪个英雄赵启平都忘了,他就记着“虎威凛凛”。语言太抽象,他一直在反复地想,这个英雄得长成什么样子。他喜欢大老虎,收集一切跟老虎有关的东西。


现在这个英雄似乎就站在他面前了.


……当然只有长相。谭宗明是古典端方的英俊,讨女人喜欢,最是招桃花的德行。赵启平镇静地看他一眼,谭宗明抿着嘴尽量笑得有魅力。


跟方括号似的。


赵启平轻轻嗤笑一声。


突然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声音:“狐狸叔叔好。”


赵启平回头一看,一个憔悴的中年女人领着一个穿红色背带裙的小女孩。小女孩看见他很高兴:“外婆他是狐狸叔叔。”


中年女人很尴尬:“对不起对不起,这孩子乱说的,您别往心里去。”


赵启平半蹲下,对着小女孩微笑:“姑娘,你为什么要叫我狐狸叔叔?因为我送了你阿狸吗?”


小女孩很腼腆地看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赵启平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小腿,很高兴:“康复得不错。没有不舒服吧?”


小女孩的外婆连忙道:“真是多亏赵大夫了,这孩子好得差不多了。”


赵启平叹气:“你们来看她爸爸?”


小女孩的外婆看赵启平一直半蹲着,心里过意不去:“赵大夫,您别一直蹲着,她,我们……唉……”


赵启平对小女孩皱皱鼻子:“对女士说话当然要礼貌,对不对?”


小女孩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她天真不知愁地看着他,伸手摸摸他的脸:“尼克。”


赵启平扬起眉毛,胸腔共振地笑起来。


 


送走祖孙俩,赵启平站起来。走廊里蓝色的风撩起他的领带,他慢条斯理地把领带整理好,扣上医师袍扣子。谭宗明非常可爱地冲他眨眼:“狐狸叔叔。”


赵启平把一句粗口吞回去。谭宗明看他喉结一滚,就知道他在心里狂骂自己,大笑:“狐狸叔叔,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医生。”


赵启平上下扫他一眼。谭宗明很少穿得正式,一般是休闲半休闲款,不得不说打扮得很有品位,至少让人不那么暴躁了。


“父亲带着小女儿坐出租车,出了车祸。多亏爸爸的保护,小姑娘只是小腿轻微骨折。当爸的没那么幸运,有可能会瘫。”


谭宗明沉默。


赵启平吐口气:“鳄鱼同志来医院干嘛?哪儿不得劲?”


谭宗明乐:“不要这样叫我,我不是很喜欢爬行动物。”


赵启平“禾”了一声,权当笑了。


谭宗明挥挥手里的文件夹:“我不是无所事事的人,赵医生。我是来和你们院座谈投资项目的。”


“劳动您亲自来啊。”赵启平瞄了一眼文件夹:“生殖中心?”


谭宗明笑意更大:“不是,我看上了个人,这辈子恐怕要断子绝孙了,所以对生殖不感兴趣。”


赵启平在心里吼自己:让你犯贱!让你犯贱!让你搭理他!


他板着脸:“那就不打扰谭总谈事情了。我等会儿有个手术。再见。”


 


谭总目送他的背影,一边用手机飞快地发了个短信:“狐狸和尼克有联系么?”


秘书小姐接到短信,幽幽长叹,回复:“Zootopia。”


谭总下达指示:“买一个。”


……好的我知道了,最大的。


 


赵医生查房,做手术,和别的科室会诊,忙到中午没吃饭。他有件事必须去跟院座请示,拖着步子往院长办公室走。院长办公室的门大敞四开,办公桌后面有个人在翻箱倒柜。


不是院座,院座没这么瘦。


那人一直在翻,赵医生愣在门口。小偷?那还开着门?万一是利用人们的逆向思维呢?那人翻了半天,背对着赵启平去掏衣架上院座的外套。赵启平咳嗽一声,敲敲门。那人从院座外套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得意地笑,非常自然地掰开两块转身递给赵启平:“吃吗?”


赵启平一愣,伸手接了巧克力:“……谢谢。”


那人坐在转椅上转来转去:“你找老凌?他刚下去。”


赵启平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只大保温桶,笑道:“你是警察。”


那人嚼巧克力:“嗯,你看出来的?”


赵启平笑:“我是骨科大夫,净跟公安系统的人打交道了。”


那人站起来,在牛仔裤上擦擦手,向赵启平伸过来:“你好,我叫李熏然。”


赵启平握住,上下晃晃,心想,你就是李熏然。


他到附院第一天,就听见有人说“来了个能和李副队一拼的人”。 


这么看来……的确长得算及格了。


赵大夫矜持道:“你好,我叫赵启平。”


 


凌远从外面进来,微妙感觉到屋里有一种两只雄孔雀对着开屏的尖锐气氛,他清清嗓子:“小赵来了。熏然你在吃什么。”


赵启平叹气:“这个项目的报告我写好了。您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还有就是四区十五床病人会诊的治疗方案我也写好了。”


凌远道:“辛苦了,我看看,十五床的事儿下午会诊要开个会,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上手术的话还有很多难题,你准备准备。”


李熏然飞快把巧克力啃光,得意地冲凌远挤眉弄眼。赵启平权当没看见,非常淡定地告辞。出门之后听见院座略生气的声音:“亮亮都干不出这事儿来!”


“亮亮是你亲生的行了吧。”


 


赵启平摸到兜里还有半块巧克力。挺大一板,包着锡纸。他慢慢揭开锡纸,咬了一小块含在嘴里。广告上天天扯淡丝滑享受,巧克力还不都一个样。似乎是低糖巧克力,挺苦。


赵医生独自穿过寂静的长廊。很难得,连偷着抽烟的病人都没有。



评论

热度(3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