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重赋格 14

清和润夏:

14   小赵医生曰:跳舞的时候不必紧张,也不必拘束,搂着我的时候,更不必颤抖。别怕,我不吃你。


 


赵启平不让谭宗明开跑车到附院,实在是太扎眼了。谭宗明很听他话,问司机要商务车钥匙。司机找半天才找出来:“谭总您开这个车做什么?”


谭宗明一耸肩:“我也不知道。”


 


赵启平下班走出附院,老远就看见谭宗明的奔驰商务趴着。像是大型猫科动物伏在地上休息,刚吃饱,所以无害。


赵医生上了车:“你要请我吃什么?”


谭宗明发动车:“私房菜。


 


最近几年流行私房菜馆,逼格高的一天只接待一位客人,并且不能点菜,人家上什么你得吃什么。贵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般人根本摸不到高级私房菜馆的门。


巨大的……商务车安静地行驶着。谭宗明所有的车赵启平基本上都见过,只有这一辆算是比较朴素。谭宗明是个神人,能为了个系列名字去买跑车,买来又不开,整整齐齐摆在私人停车场里,定期找人保养。


赵启平撑着下巴往后看商务车广阔空间,回过头来看一眼一本正经开车的谭宗明,心里嘁了一声。这棒槌看上去很风流,一点不会玩儿。这就是一朵鲜艳的大红花儿,往太阳底下一蹲,什么蜜蜂蝴蝶蟑螂臭虫的就能撕了他。


谭宗明瞄一眼旁边,发现赵启平一直往后看:“你在看什么?”


赵启平撑着下巴看着他笑:“你懂不懂空间合理运用?”


谭宗明没吭声。


赵启平在一边浮想联翩,谭宗明咳嗽一声。


过了一会儿,谭宗明道:“我的Huayra机油换好了,你还没见过它。”


赵启平很震惊地看谭宗明:“你说的这个Huayra是我想的那个 Huayra吗?”


谭宗明很淡然:“Pagani的么。”


意大利帕加尼跑车,Huayra在西班牙语里是安第斯山风神的名字。


赵启平眼睛睁得很圆,可惜谭总开车,不能好好欣赏。谭总依旧淡定:“其他还好,换机油太麻烦了。必须从意大利调两个技师过来换。”


谭宗明比较喜欢自己能掌控的事物。他自己也研究跑车研究改造,这辆风神超出了他的范围。所以他……其实不咋喜欢。


“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忘了。我也挺长时间没开了。我的秘书那里有我所有车辆的养护记录,轮到它了而已。”


……死有钱人。


不久之后赵启平就从秘书小姐那里看到了谭宗明所有跑车的“体检手册”,单只帕加尼风神同志每次换机油的费用,包括调请意大利技师的费用,住宿费,社交费,什么什么费,不算顶级机油的的钱,一来一回人民币三十来万。


到了地方谭宗明递给赵启平一个模样很怪仿佛手机的东西。“手机”屏幕一闪,出现一个手指印。赵启平吓一跳,这似乎是自己捏着屏幕的……拇指的指印。


手指印扫描完毕,谭宗明淡定道:“我私人车库的钥匙。我所有的车你都可以开,不过有些很久没动过不知道有没有问题,改天约养护的团队和你一起去看看。”


赵启平对着谭宗明露出了个明媚的笑容:“禾禾。”


谭总礼貌笑笑。赵医生把钥匙收进口袋,转身看眼前的花园门:“到地儿了?”


谭总在赵医生背后悄悄比了个V字。


 


菜馆里面的装修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十里洋场的大都会风格。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大门打开的那一瞬,赵启平简直能感觉到当年的靡靡之音穿透了时光。快乐容易跟着光阴流走,总有人想抓住。


西式马甲长裤手臂上搭一条白巾的英俊的侍应生优雅地走过来,轻轻一躬身:“您回来了。”


赵启平恍惚。那一缕泛旧的情绪引着他向前走。原来竟然是自己一步一步走过了岁月,回到了……来的地方。


那时的爱情。那时的痛苦。那时的……记忆。


谭宗明也喜欢这地方。这里的氛围让他舒适,放松,愉悦。他固执地认为,一切都该是这个样子,本该是这个样子。侍应生对他说,您回来了。


他就真的,回来了。


 


用餐的地方不大,极尽细微处的奢华。点着枝形蜡烛,摆着西洋式餐具——还有中式的餐盘。那时候一切讲究中西合璧,连这种不尴不尬的细节都能复制出来。


谭宗明脸在蜡烛那一边,看不真切。赵启平忽然觉得他们俩以前就来过,这样吃饭。这种亲切感让他悚然。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笑。烛火的光在他眼中跳跃,又漂亮又凶险。赵启平以前看过关于老虎的纪录片,黑夜深山中一只猛虎回头看了摄像机一眼,完全的漆黑中只有两点慑人的冷光。


他们俩人没说话。谭宗明似乎也有点感慨,只是低头吃东西。


怀旧真的挺可怕。


怕掉进旧时光里,出不来。


 


总算吃完晚饭,和谭宗明预想得不一样,又似乎比他预想得好。赵启平双手插着裤兜,跟着谭宗明溜达,心里忽然后悔叫谭宗明开商务车出来了。他要是开跑车就好了。


谭宗明先上车,赵启平跟着。他坐在旁边,笑道:“往下干什么?”


夜色这么好,不可辜负。


谭宗明一时没主意,赵启平道:“你……就开着车,逛逛吧。”谭宗明发动车,在浩瀚如星海的夜景中默默穿行。


赵启平懒洋洋地靠着车窗,谭宗明能瞄到他被阴影打磨的下颌。商务车其实也挺舒服,宽容,平稳,从不咄咄逼人。


赵启平打了哈欠:“你攒那么多车,又不开,为什么?”


谭宗明认真想了一会儿:“大概……如同安迪那些定做的红底儿萝卜丁吧。”


“……嗯。”


 


商务车在夜色里游弋。轻松自在,漫无目的。闲适的时刻就该这样,甚至一句话都不用。不知道路过哪里,路边上一堆中老年人在跳广场舞。赵启平想起小哦呦的烦恼,忍不住笑了。他趄了趄身,仔细看有没有小孩子。


过了一会儿,赵启平问:“你会跳舞么。”


谭宗明抿着嘴微笑:“会啊。”


赵启平转过脸来对着他:“去我家吧。”


谭宗明云淡风轻:“好啊。”


 


赵启平家里简洁肃整,客厅除了一套布艺矮沙发没有其他东西。窗很大,月光从外面照进来,冷冷的清光汨汨地流淌。赵启平冲谭宗明伸出手。谭宗明轻轻握住修长的手指,然后揽住他。伴着月光,在客厅里缓缓地迈着舞步。


月光下两人的影子几乎合在一起。地上,墙上,晃动,纠结,抵死缠绵。


“单看影子,还以为我们分不开了呢。”


“我们本来就分不开。”


谭宗明很高,说得上魁梧,舞步沉着稳重。赵启平抱着他,心想简直像抱了头老虎在跳舞。


赵启平清瘦,抱着略硬。谭宗明轻轻搂着他,像捉住一直狐狸,这只狡诈的狐狸以戏弄猎物为乐,从没有真心。谭宗明知道小狐狸嫌他的情话土,没有情调。可是他说得确实是实话,他的心被他攥在手上呢。小狐狸没心,也不要他的心。


谭宗明在赵启平耳边轻轻叹气,用嘴唇亲吻他的脖子。


赵启平轻声道:“奇怪,你听到音乐没有。”


“听到了。”


 


夜风掀起薄薄的窗帘,宣告一场盛大舞会的开始以及结束。在寂静的夜中,只有,月亮是个见证。


 


谭宗明晚上走得很干脆。他拿起商务车的车钥匙:“你车停在医院里,明天我司机过来送你上班,还是这辆车。”


赵启平抱着腿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你是不是觉得,该我追逐你了。”


谭宗明笑着看他:“晚安。”


 


第二天谭宗明起床,在休息室里梳洗打扮完毕,下楼吃早饭,遇上来上班的安迪。安迪今天的妆不错,眼影腮红口红配色慎重,特别好看。


“今天你真美,女士。”


安迪看他一眼:“恋爱谈完了?”


谭宗明正色:“亲爱的,谈恋爱是个正在进行时。”


安迪笑了:“应该是你就快掌握主动权了。”


谭宗明握了握手:“是的。”


安迪压压嘴角:“那么这个收购案就是你赢了。”


谭宗明飞了个吻:“忘掉我之前说过的话吧亲爱的,我改主意了。我去吃早餐。一起?”


安迪关上办公室门。


 


谭宗明在办公室里无聊,研究那个老虎腕表。远看还行,根本不能近看,在他看来做工太粗糙了。在腕表背面的表壳上,有一串文字。似乎不是什么防水防锈的标识,是一句话。铭刻的手艺非常糟,被磨了这么久几乎看不清。谭宗明用手指使劲抹抹,迎着光蹙着眉仔细辨认。勉强只有两个词是可以看清的:MIN……Zen。


MIN Zen?

评论

热度(2686)